图文直播|“佛教素食与和平饮食高峰论坛”-广州市大佛寺

图文直播|“佛教素食与和平饮食高峰论坛”

旧首页    素食养生    图文直播|“佛教素食与和平饮食高峰论坛”

      

       2017520日,由广州市岭南佛教文化研究院,中山大学哲学系佛学研究中心联合主办,广州市大佛寺善友康乐社承办的《佛教素食与和平饮食》大型公益高峰论坛,在大佛寺普觉楼三楼讲厅隆重举行。

       本次论坛将邀请嘉宾有:广东省佛教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广州市佛教协会会长、广州市大佛寺住持、广州市岭南佛教文化研究院院长、广州市大佛寺善友康乐社理事长耀智大和尚,中山大学哲学系佛学研究中心主任龚隽教授,美国伯克利大学教育学博士、演说家、心灵教育家、35年完全蔬食经验的世界顶级蔬食大师、《世界和平饮食world peace diet》作者威尔.塔特尔 (Will Tuttle)博士,国家公共营养师余力博士,凤凰网佛教频道崔明晨主编,同时邀请凤凰网佛教频道全程报道。

       从佛教素食传统和素食理念、现代科学对素食的研究以及西方蔬食理念,进行深入探讨,让社会进一步了解中西方优秀共通的饮食文化。论坛现场除了各位嘉宾介绍亲身素食的因缘和观点,凤凰佛教网友线上提出的关于素食与佛教、素食生活的问题,让整个论坛话题提升到一个热潮,最后由美国威尔.塔特尔博士演奏了一首美妙的原创钢琴曲,结束了本次论坛。

直击大佛寺:现场观众有一半人吃长素。

 论坛正式开始前,主持人做了一个小的调查,请台下吃长素的人举一下手。发现今天在座的有一半的人,占到所有参加听讲座人数的50%的人是吃长素的,是坚定的素食主义者。

耀智大和尚:出家前两年开始吃素,最开始只敢偷偷吃素。

大和尚说:那个时候的宗教氛围没有我们现在这么普及,而且我们吃素还是偷偷的吃,不敢让别人知道。一个是怕家里的问题,但是因为我发心吃素,导致了家庭的不和,因为当时也是一个特殊的原因,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寺院,只有民间的庙宇。

龚隽教授:为了健康我开始吃素,后来肠胃病好了!

 

龚隽:我素食有20多年,最初吃素主要是从健康考虑。我其实在读研究生的时候肠胃不好,当时怎么看吃很多中药、西药都吃了都不行,后来也有医生建议可以素食尝试一下,结果还真的对路子了,我后来肠胃的问题真是因为吃素好了。

龚隽教授:素食跟佛教有关 从梁武帝开始。

 

在中国大陆说大家吃素会想到你是不是信佛?其实素食跟佛教有关,主要是跟汉传佛教。大家了解藏传佛教、现在的上座部佛教,他们没有严格的吃素传统。为什么汉传佛教一定要素食呢?很多人说修行信佛不一定要吃素啊,他们说巴利语佛典、原始佛教的经典里面佛陀没有强调吃素啊,甚至佛陀有允许吃三净肉,他说吃素是到中国以后才这样的。我们从历史上讲真的是这样的,佛教传弘到6世纪,梁武帝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讨论佛教吃素问题。当时中国佛教界和知识界就针对佛教到底要不要食素做了好几次大辩论。国王来组织辩论。最后他还是以国家行政命令要求佛教徒信佛必须食素。

龚隽教授:早期佛陀没有特别讲素食,原因在这里!

 

这是我们现在很错误的理解,印度的传统,不管哪个法门的修行人都是被布施素食的,不需要特别说明。包括印度教徒都是素食的,所以在印度这个概念是不需要特别加以强调的。其实佛陀的制戒是渐进式的,是根据不同阶段,到他讲大乘佛典时候要求越来越严,要修菩萨道,要成佛的话必须要素食。

余力博士:西方营养学“误导”我们吃动物性食品。

余力说,我国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处在大部分人还是吃不饱饭的情况下,所以现在很多人觉得,吃动物性食物越多表示我们生活水平越高。到改革开放之后,我们受到西方的影响,西方营养学认为,动物性蛋白是优质的蛋白质。这让很多人相信一定要吃动物性的食物。但是有一件事情每个人应该感受到,我们国家有3亿高血压,3亿心血管疾病,1亿的癌症,我们今天癌症的数量跟40年前相比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越是多数人感知到了这些,吃素可能是一个方向。

龚隽教授:为了健康我开始食素,后来肠胃病好了!

龚隽:我素食有20多年,最初吃素主要是从健康。我其实在读研究生的时候肠胃特别不好,当时怎么看吃很多中药、西药都吃了都不行,后来也有医生建议你可以素食尝试一下,结果还真的我后来肠胃的问题真是因为吃素好了。 

龚隽教授:素食跟佛教有关 从梁武帝开始。

在中国大陆觉得好像说大家想到吃素会想到你是不是信佛?其实素食跟佛教有关,主要是跟汉传佛教。大家了解像藏传佛教,像现在的上座部佛教,他们没有严格的吃素传统。为什么汉传佛教一定要素食呢?很多人说修佛信佛不一定要吃素啊,他们说巴利语佛典原始佛教的经典里面佛陀没有强调吃素啊,甚至佛陀有允许吃三净肉,他说吃素是到中国以后才这样的。我们从历史上讲真的是这样的,佛教到6世纪,梁武帝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当时中国佛教界和知识界就针对佛教到底要不要食素做了好几次大辩论。国王来组织辩论。最后他还是以行政命令,以国家行政命令要求佛教徒信佛必须食素。

余力博士:西方营养学“误导”我们吃动物性食品。

余力说,我国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处在大部分人还是吃不饱饭的情况下,所以现在很多人觉得,吃动物性食物越多表示我们生活水平越高。到改革开放之后,我们受到西方的影响,西方营养学认为,动物性蛋白是优质的蛋白质。这让很多人相信一定要吃动物性的食物。但是有一件事情每个人应该感受到,我们国家有3亿高血压,3亿心血管疾病,1亿的癌症,我们今天癌症的数量跟40年前相比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越是多数人感知到了这些,吃素可能是一个方向。

威尔.塔特尔博士:畜牧业正在影响我们的环境、水和空气。

因为经济的发展,我们在国内更多的人会选择肉食。也因为如此,在过去的二三十年在中国肉食的消费量一直在持续的增长。这个也是像在美国、澳洲还有更多欧洲的国家目前的现状有一半以上的人口是选择肉食,当然在中国我们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经济发展的动力,而且人口基数也很大。我认为中国政府非常明智,现在开始劝告我们大众更少吃一些肉食和奶制品,因为这样的畜牧业正在影响到我们的环境、水和空气。当然也影响到我们的气侯,现在畜牧业已经在慢慢的破坏着我们陆地的气侯,还有海洋和我们整个的空气质量。这些都是因为我们动物的畜牧业。

威尔.塔特尔博士:因为佛教,我把对动物的慈悲延展到对地球。

在南美洲的热带雨林正在大面积的减少,一公顷,一公顷的减少。这个是等于是破坏我们地球母亲的肺,所有这些因为什么呢?很大原因因为亚洲肉食量和蛋奶的需求在增长。还有对于海洋研究的专家,他们也在说,为什么我们的海洋的环境在恶化?也是因为我们对于鱼类,餐桌上海洋制品的饮食的越来越增加。我非常幸运,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接触到佛教,我之后就成了一个严格的素食者,已经有40年的时间了。也是因为佛教的教义我慢慢的把这种对于动物的慈悲延展到对地球。比如说在佛法当中,就教导我们不要浪费,也不能够浪费资源,对于衣服旧了也不能随便扔,要不断的补,再继续使用。

威尔.塔特尔博士:畜牧业正在毁坏新西兰环境。

我的足迹遍布全世界各地,在许多的地方我都看到畜牧业在毁坏环境。我太太曾劝我要去一下新西兰,在她的印象当中,新西兰的天空非常的湛蓝,而且那儿的环境也很好。在新西兰我非常吃惊,因为那儿的自然环境被大大的破坏了,曾经非常清澈的小溪,已经被畜牧业的污染物所污染了。

威尔.塔特尔博士:佛教让我看到食物背后的恐惧和杀戮。

我所尊重的佛教教义是让我们更深入的去观照我们的这个世界。比如说我看着一个苹果,我们被引导观照我们应当从苹果当中了解什么,我们会联想到阳光、雨露、水滋养这个树,它结出的一个苹果,也是照顾这个树的人,他能够让我们吃到这样一个美好的水果。但是如果我们再看一块奶酪,一个鸡蛋,一块鱼肉这类的食物我们看到了什么呢?可能是这背后的恐惧和杀戮。

威尔.塔特尔博士:纯素的理念在中国已经被接受了上千年。

如果我们能够证实用佛教教义去看我们所生活的资源丰富的星球的话,我们应该去尊重我们这个所拥有的资源。我认为中国在这个领域,应该起到一个非常关键和重要的作用。而且在许多领域中国都应该发挥它最重要的一个作用,中国可以在这方面去引领世界,把更多的饮食文化上的表现出来的慈悲、关爱介绍给其他的国家我也非常欣喜的看到纯素的主义和素食的餐厅在各地已经遍地开花。在中国我也很高兴看到这样一个理念,其实是根深于我们古老的东方智慧当中。有很多人可能是我的国际上这些朋友,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个纯素的理念,其实在中国还有在东方已经被接受了上千年了。

威尔.塔特尔博士:素食不仅关联我们的健康更提升了灵性。

 

我成为一个素食者,仅仅是因为一个在田纳西州的因缘,在哪里我接触了一个素食社区。我所接触的这个素食的社区,也是从日本的禅宗里接受了素食观念,当然日本的禅宗最早也是由中国这边传过去的。也有很多人跟我说,他们看了我的书之后,成为素食主义者!这成千上万的读者,因为看了威尔.塔特尔博士的书而成为素食主义者。随后,他们把素食的理念传播给更多的朋友。而且所有这些影响最终我们都可以回溯到源头那就是佛教教义影响。在我们佛教的教义里慈悲、不杀的教育理念影响了大家。因此我觉得在中国,我们用古老的智慧去回溯饮食本身,同时也用这样一个智慧去质疑我们西方的“快餐文化”。所以素食不仅仅是关联于我们的健康,更像刚才余博士所谈到的,更多应该是关于我们灵性这个提升。因此我觉得在中国素食的推广应该有更深远的意义那就是灵性的提升。

耀智大和尚:佛弟子提倡素食主义要从生理和心理开始。

素食的内涵一个是蔬菜,一个是水果,一个豆制品。这个是所谓植物的,除此之外,佛经里面还讲到五辛不能吃,大蒜,韭菜,葱还有洋葱,还有小葱,这一类我们过去讲荤腥,

荤就是以五辛定义为荤。为什么五辛不能吃呢?在《楞严经》里面讲,我们学佛或者不学佛的人一旦吃五辛时候,生着吃就会导致嗔恨,熟着吃煮着吃就会起淫欲。佛弟子提倡素食主义主要从生理和心理。起嗔恨心了肯定从心理来讲,起心动念,本身这个烦恼障碍会障碍我们学佛的本身。这是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按照医学来讲五辛叫做二硫化物,这个残留物很厉害。我们天天诵经、念佛、打坐,从佛教的信仰来讲有护法神亲近我们,假如吃了五辛以后护法神远离我们,甚至你吃了五辛以后嘴巴臭鬼神容易亲近。第三个对我们长期素食来讲,吃五辛也是不利的,长期吃素的,如果一旦吃了五辛的话,那对你的内脏五脏是刺激很大的。

耀智大和尚:吃素就是护生!

从佛经里边的教义当中,比如说从戒杀护生来讲,在《楞伽经》里面讲,吃肉食的去买食物,屠宰的人因为有人吃,他才去屠宰。《楞严经》里面,说我们吃素就是护生就不是杀生。过去农业社会,我们往往都会受佛法的影响,会知道杀生要还债的。于是屠宰的人,屠夫和吃肉食客在互相推责任。屠宰的人在屠宰的时候拉着猪的耳朵说,猪啊你莫怪,你是人家的一道菜,若人不吃我不宰,你去向他们讨债。这个也是一个矛盾,确实千百年来我们的餐桌里边离不开这个肉食动物,所以就是冤冤相报了。所以吃肉的人他说,猪啊猪你莫怪,你被杀从一道菜,我若不吃有人吃,你去找杀你的去讨债。第二方面就是慈悲的原理。“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望母归。”一切有情动物有自己的感情,有自己的担当和责任,我们人类为了自己的享受去杀害有情众生,我们情何以堪?

余力博士:新素食主义,为健康考虑而接受素食。

在西方,素食的定义受到一些影响。1944年英国的华生硬造了一个词——维根(Veg);1945年,营养学又诞生了,营养学有当时一个重要的观点,动物性食物是非常好的,那时候鼓励大家吃动物性食物。在1982年到85年的时候坎贝尔教授提出了另外一个词基于植物性的饮食,就是蔬食。坎贝尔教授花了20多年时间写成了一本书叫《救命饮食》,这本书告诉我们,我们除了吃饱饭另外的一个诉求是富贵病的预防和防治。因此,很多人因为心血管疾病和癌症的原因转向新的饮食观。在整个西方当中,蔬食发展的势头是很猛的。现在越来越多人在路上,什么叫在路上呢?他们未必是完全的素食者,他们明显减少了肉食,增加了健康蔬食的比例。国际的角度来讲,更多的人接受素食是因为健康,威尔.塔特尔刚才也谈到了环保的问题,所以健康、环保和动物保护在国外左右了素食发展,这种现象我们称之为新素食主义。

龚隽教授:梁武帝是早期最笃信佛教的一个皇帝。

有网友提出:历史上信奉佛教的皇帝有很多,为什么素食文化从梁武帝提出来?龚隽解释:因为梁武帝是中国历史上早期里边最信佛的一个皇帝,所以他不仅是在素食,在很多佛教相关的一些仪轨,像《梁皇宝忏》都是从梁武帝传下来的,因为他当时动用国家的力量来推动跟佛教相关的议题。素食并不是从梁武帝那个时代开始的,我们看《高僧传》有很多记载,只是到那个时候佛教界对这个有不同争论,他才开始以官方的形式给它一个定调,但是他允许大家辩论,最后他还是觉得素食观念更符合佛教慈悲的经验,他用国家的政策形式来严格的推广佛教徒素食传统。

威尔·塔特尔博士:希特勒不是素食者,他吃了很多肉。

针对网友关于“希特勒是不是素食者”的提问,威尔·塔特尔直言:“希特勒不是素食者,他吃了很多肉”。
       威尔·塔特尔说,一本书上曾经提到过希特勒不但标榜他是一个肉食热爱者,也说到他也是很热爱素食。好像有一种趋势是把他捧为一个素食爱好者,但这不是真的,希特勒本人是很爱吃肉,也是一个很残忍的杀手。这本书就叫《希特勒不是素食者》。

“ 大约在公元前1000年前后,在印度和地中海东部地区,就出现了倡导素食主义的思潮。时至今日,这种思潮已经在世界各地生根发芽。据统计,印度现在有超过5亿的素食者,占总人口的一半以上;英国素食者约有1400多万 ,占总人口的25% ;美国素食者占总人口的10% ,约1400万;有8%的巴西人(约1500万)发表过自己是素食者;世界上纯素食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是以色列,其纯素食者已经超过30万,这个数字占以色列总人口的4%。古今中外有很多著名的艺术家、文学家、科学家、发明家、哲学家和思想家都是素食者。迈克尔·杰克逊、詹姆斯·卡梅隆、娜塔莉·波特曼、乔布斯、爱因斯坦、达芬奇、毕达哥拉斯、托尔斯泰、萧伯纳、泰戈尔、甘地等素食者。在中国,素食同样流行。独立的非盈利组织国际公众电台在2014年7月份的报告中称,中国素食人口已经超过5000万。2010年的全球“十大素食者天堂”排行榜中,台湾就位居第三。刘德华、王力宏、吴秀波、吕颂贤、钟汉良、方大同、张学友等都是众所周知的素食者。 同时我们也能发现,在中国素食的流行的背后,佛教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中国佛教自南北朝时梁武帝(502-549)时期,开始吃素。相传梁武帝读《楞伽经》,经云“菩萨大慈大悲,不忍心食众生肉”,他读了非常感动,自己发愿吃长素。梁武帝是佛门的大护法,又以帝王之尊推动“素食”,于是很快就影响整个僧团。这个传统一直流传到今天,佛教素食已经是最受中国素食者认可的“品牌”之一。  ”

 

2022年2月14日 17:22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