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潮梵音】何燕生:道元禅是解决现代性的哲学资源-广州市大佛寺

【海潮梵音】何燕生:道元禅是解决现代性的哲学资源

旧首页    弘法活动    岭南佛教文化院    【海潮梵音】何燕生:道元禅是解决现代性的哲学资源

 

道元禅是解决现代性的哲学资源

 

文 | 何燕生 

 

本文节选自《当禅佛教遇到哲学家:田边元<正法眼藏の哲学私观>读后》,

原载于《汉语佛学评论(第七辑)》,有删节。

 

 

【摘要】 

 

田边元(1885-1962)是日本京都学派哲学的著名学者。

 

《正法眼藏の哲学私观》一书,反映了田边对道元禅思想的理解。田边视道元为日本历史上超越传统宗教的杰出哲学先驱,认为从道元的主要著作中可以发现哲学的真理,这对于我们了解禅与现代性的问题,无疑提供了重要线索。

 

 

 

田边元对自己研究道元的动机,在《正法眼藏の哲学私观》一书的序文中进行了叙述。


他说,自己之所以要研究道元,第一是因为受到了和辻哲郎所著《沙门道元》[ 和辻哲郎:《沙门道元》岩波书店1925年版。后收入氏著《日本精神史研究》,岩波书店1926年版。]一书的启发,认为通过从道元《正法眼藏》中发现哲学真理,可以将宗教家道元从传统宗教的界域解放出来,作为日本哲学的先驱,作为强韧的形而上学的思索者来理解。

 

第二是认为研究道元具有现实性意义。田边认为,通过了解自己的祖先之中曾经存在过道元这样的人物,可以增强日本人对思索能力的自信,而且,为了解决哲学的现代性课题,道元的思想是唯一有效的资源。

 

如他说:“其实,我被道元的思辨之深邃和绵密所打动,对日本人的思索能力具有强大的自信得到了鼓舞。我感到,道元的思想,早已洞察并道破了当今哲学的体系性思维的必然进路。”[ 田边元:《正法眼藏の哲学私观》,岩波书店,1939年版,第11页。]


“作为辩证法思辨的一个活生生的宝库,(道元的思想)与西方哲学的辩证法思想具有许多相同之处”;“正法眼藏的哲学,不仅仅是日本哲学的先驱,在对于当今理应调和东西方思想负有责任的日本哲学方面,具有指导性意义。”[ 田边元:《正法眼藏の哲学私观》,第101页。]

 

其实,通读《正法眼藏の哲学私观》一书,我们可以知道,此第二点是促使田边元研究道元的最主要的动机。

 

 

在该书第一章《日本思想的传统与使命》中,田边元用较大的篇幅论述了自己对日本文化、日本思想传统的理解。田边元认为,日本文化的特点,在于其强韧的同化性和不被外来文化所压倒的包容性。与此相对,儒教和佛教,则都在各自发祥的本国基本失去了作为文化传统的力量,在面对建设新的历史、新的文化时,只有业已同化于日本思想之中的儒教思想、佛教思想仍然维持着现实性意义,这“完全依赖于日本精神的强韧性、包容性”。所以,田边元指出,“所谓东洋思想,在现实之中,唯独作为日本思想拥有具体的实在性”[ 田边元:《正法眼藏の哲学私观》,第3页。]

 

据田边元的理解,经过禅和净土二宗传入日本之后,“发现了日本精神中固有的超越性与内在性直接融合的恰当基础,使日本佛教的发展获得了新生命。”[ 田边元:《正法眼藏の哲学私观》,第3页。]田边元认为,亲鸾、日莲和道元生长在此“日本精神”传统之中,基于其天才性的创造力,使佛教得以日本化。“日本佛教既是佛教的发展,同时也是日本思想的发展”[ 田边元:《正法眼藏の哲学私观》,第6页。]

 

 

然而,明治时期,日本在吸收西方先进思想中,佛教并未发挥应有的作用。也就是说,明治时代日本对西方思想的吸收,完全是作为历史性、社会性的必然,是单方面的和被动的,并未与业已渗透于日本的精神风土、历史文化之中的佛教发生任何思想性的关联。


对此,田边元认为,日本应该从传统日本精神的深处中去发现“个人的创造力”,而此“创造力”,是日本同化外来文化,作为“无限发展的主体”,使日本文化得以形成和发展的力量。


如他说:“所谓日本精神,并不是离开日本人的个别性创造之外被固定的客体性存在,而是通过个人的创造,无限发展的主体。”[ 田边元:《正法眼藏の哲学私观》,第9页。] 基于这样的认识,田边元强调自己对道元的研究,并不是将道元作为日本曹洞宗开祖的形象,而是视为“一个伟大的形而上学的思索者”,“日本哲学的先驱”[ 田边元:《正法眼藏の哲学私观》,序。]

 

田边认为,“从当今的哲学立场来看,诠释最具重要意味的道元的思索内容,其不朽的创见和深意,足可以引导现在的我们。[ 田边元:《正法眼藏の哲学私观》,序。]

 

田边元所谓的“当今的哲学立场”,并不是指由康德以及费希特所发展的自然存在论形而上学,而是指基于实存的自由意志发展起来的自觉存在论,这是西方哲学给现代哲学提出了形而上学的要求。

 

田边认为,实存哲学是将拥有身体,受着生死之苦的具体个人作为实存的自我来把握,而其实存自我,是“与作为自我否定根据的绝对之间,常常处于一种对决的、断然拒绝的主体”。

 

田边元对于兴起于欧洲的实存哲学,并不完全认同,作为主体的决断契机,他提出了“无的媒介”说。针对康德的人格主义将绝对理解为相对的本质,田边元则试图将绝对与相对对立,并将其对立矛盾通过以“辩证法的无”作为媒介,置于“自我限定即非限定”、“非限定即自己限定”的相关之中。


田边元认为他提出的这种哲学要求,在基督教,是不能得到调适与满足的,因为,作为“启示宗教”的基督教毕竟是将上帝视为创作者、绝对者的一种宗教,而且基督教还倡导“末世论”,裁断与现实的关联。

 

 

据田边元认为,西方哲学在近代处于历史的转折点时,所面临的课题是必须超越内在于西方哲学中的“有”的思想,须要建立一个基于哲学与宗教的否定性媒介(即对立统一)的哲学,这种哲学,与单单只是阐说人类存在的实存性自觉的实存哲学相异,它是一种作为“历史性、社会性存在的,绝对性、现实性的实践哲学”。

 

田边元称这种哲学为“现实哲学”,并认为在道元的思想之中,可以发现这种哲学与宗教对立统一的媒介辩证法的逻辑,而且它还包摄着西方哲学的逻辑,并超越西方哲学,从“无”的立场展开辩证法的思索,道元的这种哲学,是回应西方近代形而上学所提出要求的唯一有效的资源。


田边元在其《哲学入门——哲学的根本问题》一书中曾说:“在柏拉图主义以来的西方思想中,类似于佛教的“绝对无”的性格,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展开,这是不得已的,因为,它本来是发源于希腊“有”的存在论,这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了。相反,禅在这方面,显得更加透彻一些”。[ 田边元:《哲学入门——哲学の根本问题》,筑摩书房1966年版,第449页。]

 

田边元深信,只有道元的《正法眼藏》中所论述的绝对无的辩证法立场,才能对近代哲学的历史性发展提供有效的方向。

 

 

《汉语佛学评论(第七辑)》

 

由广州中山大学哲学系佛学研究中心、岭南佛教文化研究院主办的《汉语佛学评论(第七辑)》,共收文章十五篇。
第一部分,收录释依观翻译的日本著名佛学家木村泰贤、忽滑谷快天的五篇重要论文,以及江灿腾所撰关于忽滑谷快天《武士的宗教》一书的学术史溯源研究,其中主要涉及现代佛学研究方法论和明治时期的禅学问题,对汉语佛学界来说都是能够带来启发的论题。
第二部分涉及经典注疏、人物研究等,收录论文四篇。其作者在国内外学界均有较大影响力,论文所涉议题丰富,研究方法多样,学术视野开阔,对当前的佛学研究具有一定的推动作用。
第三部分收录论文两篇,包括汉传佛教教育功能的评议、战后马来西亚三系上座部佛教及其与华人社群的关系研究。
第四部分为书评、研究述评等,为进一步开展相关研究奠定了坚实基础。
 

 

2022年2月17日 17:10
浏览量:0
收藏